[退出]

南通生活网_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
南通生活网>母婴 > 正文

金色年华第25-26集剧情详细介绍

2018-03-13 11:34:11 来源:南通生活网

金色年华第25集剧情介绍

  母亲认为钱晓莉与子华太接近不好。钱晓莉却向与华表白爱情。子华一则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另也嫌家里地方太小,找姐姐帮忙在外边租了一所旧石库门,作为《今华日报》报社。很快搬走了。晓莉得知,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,但子华仍给她保留了她的编辑工作,大方地安慰她。

  子路树大招风,税务局、审计署频频登门查账。

  深夜,子思、子游回家,神色紧张,惶惶不安。

  子思别处找寻冯慧如,最后仍在那蝴蝶飞舞的地方找到了她。求婚,把她带回家,母亲仍不高兴。

  雪梅怀孕了,在子华的压力下,说服了姜若天,与雪梅举行了婚礼。他们到周庄、苏州去渡蜜月,路过芦花州,去看艾晚晴。子路这边税务的问题刚刚解决,审计署查帐又查出了帐外帐。子路一气之下要开除财务总监杜子远,但却被审计署的人阻止了。他们说杜子远不但不可以停职,而且必须每天到公司报道接受审查。

  监察院任命潘从周和国维为彻查组正副组长,前去上海彻查海华公司等若干大公司的违法腐败问题,重组这些原官督商办、由北洋政府旧部控制的公司,将来由国家占大股,重选董事会主席。国维感到肩上责任重大。一场风暴就要来临。

  深夜子路回到家,元贞正在读《欧罗巴情书》,还念给子路听。子路哪里有心情听这些游记,他埋怨子华不务正业,家里的公司现在乱成这样也不来帮忙。元贞关切的询问情况,子路表示自己还可以应付,大不了就是罚几个钱,倒是跟随自己多年的财务总监杜子远可能要有麻烦,自己有些担心。元贞有些惶惶不安,子路让她不必担心。

  曼丽从潘丛周那里听到了关于金家的进一步消息。她写了一张字条给子华。曼丽的字条送到报馆时,子华在外面采访,雪梅在家值班。雪梅看到是曼丽的信,正巧,晚晴来接雪梅,雪梅想也没想就把信随手放进了抽屉里。晚晴、徐导演、雪梅和姜若天一起吃饭,商谈剧本。言谈中,雪梅说起与徐导演笔战的就是自己哥哥,徐大度地笑了,并说不会连坐雪梅,但自己有原则,要与子华对簿公堂。

  那次谈话使得晚晴断定,徐导演不是子华文章中写的那种人,也越发觉得姜若天的为人不像雪梅说得那么好……

  子思到处也找不到慧如,沮丧的跑到上海郊外,谁也没有告诉……

  报纸上平静了几天,子华觉得自己胜利了,一纸传票寄到了钱家,原来徐导演这段时间是在准备诉状,以诽谤罪起诉子华。钱家人都为子华着急,子华却说自己就在等这一天。

  开庭前夜,晚晴突然找到子华,告诉子华自己见过那个徐导演,他不应该是那种人。子华说徐导演是个伪君子,凭晚晴这么单纯怎么可能看出问题。

  雪梅在姜若天再三的恳求下背着家人到教堂去结了婚,又到南京去度蜜月。虽然姜若天好似多情,雪梅总觉得和她的梦想有所不同。子思坐在郊外园林里静静的写生,他想借此平抑自己心中的郁闷,但是他做不到。身穿自制长裙的慧如突然出现在子思面前,二人拥吻……

  子思掏出戒指缓缓的套在了慧如的手上,慧如欣然接受了,子思兴冲冲的拉着慧如要去见母亲,慧如有些害怕。子思说自己先回去试探。不出所料,钱太太一听林慧如便冷若冰霜,大失所望的子思便收拾行李要搬走,说现在是民国,婚姻自主不违法。

  子思原以为母亲会求她,不料钱太太居然桌子一拍说,走就走,走了就不要回!他只得拎起箱子出了门。

金色年华第26集剧情介绍

  子思、冯慧如想用孝顺的行为打动母亲,但成母不领情。子思与冯便私自在教堂结了婚。成太太想清静清静,气得住到庙里,几天不回家。

  潘从周诡秘地来找许曼丽,告诉他将对一场十级风浪掀起,成家要遭秧了。

  许曼丽给成子华写了一封信,交给报社编辑,却没有及时交到子华手中。待见到信,子华去找许曼丽,才知事态严重。子路子游两家慌忙转移财产。

  华海账目查封,股市大跌,支持《今华日报》的广告费受影响也中断了,报纸面临倒闭危险。

  成子华四处活动,寻找出路。

  许洪钧请方国维打高尔夫,拉拢他。

  许曼丽过生日,成子华去参加,在众人议论纷纷中,与许曼丽对舞。表示成家的勇气。

  子路到了公司,想问问杜子远的情况。但却发现杜子远已经被法警看管起来了,子路想和他说句话都不行,两个人隔着玻璃,杜子远一直在回避着子路的目光。子路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。彻查组立即到华海公司等宣布政府命令,子路不禁心惊胆战,只能恭敬相迎,他注意到国维竟是副组长。彻查组进驻华海公司,气势逼人。

  会上表明了政府整肃商界的态度,颁布了各项新的措施。消息传出,华海公司股价大跌,蔼春赶快将自已用私房钱买的华海股票抛出,还亏了五千多元,连连叫苦不迭。子华接到白雄起的请柬,很是意外。原来潘从周为了取悦白曼丽,为她在百乐门办生日舞会。白雄起送请柬给子华,却完全不怀好意。

  舞厅当中,白曼丽和潘从周缓缓跳着,子华出现在舞厅门口,在他身后是人们的指点和奚落,子华好像没有听到……

  一曲终了,整个舞厅里只有子华一个人在鼓掌,全场的目光都交汇在子华身上,他慢慢走到曼丽身边,把身后的一束白玫瑰交到曼丽手中,说了一声“生日快乐”,转身离去。

  白雄起和潘从周看着子华的背影,有些幸灾乐祸的说,这就是金七爷出风头的下场。曼丽是脸上,红一阵白一阵,她竟然还在为子华受辱而义愤,她自己都没有想到。

  彻查组官员夜审杜子远,杜交代了公司一些明显的问题,官员反复施压,逼供诱供,让杜交代不存在的严重问题。杜不敢承认,官员威胁要先对他处以极刑,杜开始动摇……

  白雄起请国维打高尔夫球,但国维推说自己不会打球,但白雄起的盛情难却。原来白雄起看中了国维年富力强,仕途正旺,想要拉拢他。白雄起说到自己的高尔夫球是跟金铨学的,自己也想教国维打球。国维知道一些白雄起的背景,觉得自己不能与白雄起深交,两个人的谈话都是点到为止,但话锋却甚是犀利。

  钱公馆里,润芝和克明回来通报钱姑妈找不到国维。大家推测国维一定是因为办案在避嫌,不能见金家的人。

  子华郑重其事地询问子路,华海公司是否像风传的那样问题严重,子路说以兄弟之情担保,没有大问题,但对栽赃诬陷要有警惕,现在已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。子华表示我会密切注视,决不等闲视之。

  子路、子游已接到公司听审的通知,子路连夜吩咐元贞把钱转存进花旗银行,并恳求太太要关照荷香,让她平安生下小孩。第二天一早,元贞送子路上车,哭得死去活来。蔼春也是心惊肉跳送子游,急得又吐了血。

  子华发现了白曼丽早先送来的信,信中提醒子华金家可能有大事发生,让子华事先防范。但这封信送来时子华没能看到。

文章标签:介绍 详细 剧情 年华 金色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热度: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 QQ空间 微博    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南通生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